张大爷和李翠花的故事

去年接到一个海外电话,问还好吗。
愣了好一会儿才和一个20年前的声音慢慢重叠。

她说梦见我病重了,所以给我打了电话。
后来她说,她一直都想给我生个孩子,
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可以生育的年龄,
所以不敢在奢望。
我知道这是一场痛而无望的感情。
那一年,
我们在分手之前,发现了孕情。
她说如果真的有了孩子,我们就不分手。
去医院检查发现没有怀孕,
这个时候感觉好像有一股力量,把他推着离开了我,也离开了祖国。
我们认识是在博客时代。
接完她的电话,我回去浏览了这几年我写的博客,
意外发现,有一年我的生日,她在回复里写了一篇关于我们的诗。
我一边读,一边哭。
读完后,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被谁给带走了。

她是我们学校的美女加才女,
我们在一起不久的时候,她家发生了一些变故,
她弟弟得尿毒症死了。
这样的一件事导致了一个意外的结果,
她父亲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
怕我跟他争夺唯一的孩子
那些日子呢,我每天都会骑自行车去她家楼下,
都看着她的窗外,直到她熄灯睡觉。
分手后的一年,我在电影院遇见了她,
电影散场后,我们一起坐公交车回去,
在公交车上,她给我唱了很多英文歌,
现在回头想一想,她的命是真的不好,
就在我们复合,准备要结婚的时候,
她母亲也突然去世了。
她变得非常神经质,天天都会为了一些小事和我吵架,
闹到最后,我也疯了。
我把为结婚所购买的所有的物品,
都送回她十公里以外的家里,
运了五次。
我知道这是自毁。
除了她,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再这样爱了。

我在学校附近啊有一套空房子,
她从一开始就怀疑这套房子里曾近发生过故事,
但是她不说,她就一个人默默的难受。
她觉得,
一场完美的感情不应该有砂子渗人,
我们开始为一些莫须有的事儿纠缠着,
她说,每次她望向我房间的天花板时,
总觉得有个女孩在这儿存在过,
她有时候会深夜跑出去,
有一次喝醉了,我找遍了大半个上海。
我觉得是那个天花板粉碎了我们的美好。

她出国了,
再也没有回来。

我一共接到过她两次电话,
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在电话里说我爱你
第二次,她跟我说她得了绝症,
在电话的最后我依然告诉她我爱她。
但是知道那已经不是爱了,
我是想成全她。
让她在彼岸依旧相信爱情。



BY:花样制造
摘自:https://anjonl.cn/200.html

4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